中年女人最大的悲哀是不是没人疼爱?

1.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每个人都在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有些女人在岁月的变迁中成为了自己最好的模样,可是与此同时,也有些女人活得越来越差、越来越糟糕、越来越悲哀了。

尤其是对一些中年女人来讲,彼此之间的生活差距就更加明显了,有人快乐幸福,有人却不断抱怨。

或许我们可以认为,中年其实就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岭,是我们从幼稚走向成熟,从对人生的迷茫走向清醒的一个过程。

而且我们也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增加自己的人生阅历,对于人生的目标也会更加明确。

中年,就是一个女人必须要经历的人生转折点。

可能在年轻的时候,女人对待爱情的态度也会更加勇敢,哪怕是倾尽自己的一切也要追求一个最爱的人,即使这段感情失败了也还有退路可走。

但是中年女人对待爱情可能会变得更加犹豫,再也不敢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了,毕竟对于中年女人来讲,生活当中到处都充满挑战和陷阱,若如不小心摔了一跤,可能就再也爬不起来了,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中年女人已经输不起了。

年轻的时候还有推翻一切重新活过的资本,但是中年阶段的生活将会决定这个人后半辈子的生活状态。

所以说,如果一个中年女人在这个阶段还在盲目追求一些对自己毫无意义和价值的东西,那其实就是在浪费时间和消耗精力,那么后半辈子也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

中年女人是时候应该改变自己对人对事对物的态度和看法了。

中年人的生活不应该只围绕着爱情而展开,爱不爱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了,中年女人最大的悲哀其实是不懂得“这三个字”——拎得清。

2. 杨姐活了50年,她一直认为“缺爱”是一个中年女人最大的悲哀。

得不到自己心爱男人的疼爱与关心,那么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但是当她渐渐地进入到了中年阶段的状态之后,她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对于中年女人来讲,能否被爱已经不再重要,拎不清才是身为女人最大的悲哀。

” 她曾经有一段长达25年的婚姻,原本所有人都认为这段婚姻一定可以幸福到老,但就是因为她的“拎不清”,使得这段婚姻提前走向了终点。

即使她再怎么懊恼和后悔,丈夫都不再愿意回到她身边了。

杨姐是家中老大,家里还有个弟弟。

全家人都把这个弟弟当成了掌中之宝,杨姐也是如此。

就算是结婚以后,她还是一如既往负责弟弟的各项生活开销,她认为这是身为姐姐的职责。

哪怕是弟弟已经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了,她还是总是操心弟弟不够钱花,买车买房一定要资助,就连婚礼彩礼钱都想要替他承担了。

杨姐每次给娘家人花钱的时候从来没有咨询过丈夫的意见,导致婆家人对她的意见和不满越来越大,夫妻感情多多少少也会受到影响。

不管婆婆怎么埋怨和指责,也不管丈夫如何劝导,她还是不愿意改变自己对于娘家人的态度,因为她始终觉得对待自己的家人就是应该义无反顾,不计较自己的得与失。

可是,杨姐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做法已经伤害了与丈夫之间的关系,自己和丈夫的关系渐渐疏远。

她更是天真地认为,丈夫作为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那就应该对自己的所有决定表示支持和赞同。

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最终失去了丈夫的心,没能守住这场婚姻。

等到一无所有之后,杨姐才意识到:原来这段婚姻的结束,就是因为自己拎不清。

3. 其实对于中年女人来讲,一定要拎得清什么人事物对于自己来讲才是最重要的。

哪怕是没人爱也不可怕,因为你还可以自己爱自己。

但是那些“拎不清”的女人不仅会毁掉自己原有的幸福,还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日后的生活状态。

拎不清娘家人和婆家人之间的关系。

想必对于所有已婚女性来讲,协调婆家与娘家人之间的关系,这肯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若如处理得不好,不仅会伤害到双方两家人之间,甚至会影响到自己与丈夫的感情。

现实生活当中就是有很多女人过多地将自己的时间金钱精力投注到了娘家人身上,结婚以后仍然将自己的生活重心放在娘家,用自己和丈夫的积蓄去扶持娘家人。

而且女人还意识不到自己身上的错误所在,长时间保持这样的相互模式,不晓得做出改变来挽回婆家人的心,那么迟早会让自己的婚姻变得支离破碎。

拎不清自己与丈夫之间的关系。

或许女人对待娘家人那么好,也是自信地认为自己可以在这场婚姻感情当中做任何事情。

哪怕是不断地帮助和扶持娘家人,丈夫也不会有怨言,甚至坚定地认为这场婚姻不会出现裂痕。

女人认为丈夫已经非自己不可了,就算丈夫提出了意见也一直没有做出改变。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到男人长久稳定的爱呢? 但其实一场感情关系当中,双方都应该不断地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这样才能保持长久的吸引力。

若如从结婚开始就不再愿意为对方付出和做出改变了,那你们日后的相处只是在消耗彼此心中的爱。

等到没有爱的那一天,这场婚姻也就到了结束的那一天。

所以说,中年女人最大的悲哀应该是“拎不清”。

女人总是自以为是地生活,那么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将可能受到影响。

中年女人应该学着让自己变得更加聪明一点了,把握好自己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人事物,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千万别让“拎不清”毁了自己原本拥有的一切,那样太不值得了!

求一个小品、速度!

零点行动

时间:四川省汶川地震发生8个小时

地点:一个部队高级干部的家中

人物:兰兰——女,32岁,解放军某医院外科大夫

田虹——部队医院退休干部,外科医生,兰兰母亲

老高——部队高级干部,兰兰父亲

[墙上挂有“三八红旗手”、“模范共产党员”奖状

[田虹焦急,不安。

电视传来播音员声音

各位观众,这里是四川省汶川县地震现场,由解放军,武警部队,以及离汶川最近的卫生医疗部门组成的救援队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

由于地震强度大,房屋破坏严重,救助工作十分艰难。

现在是晚上9点半,救援工作仍在紧张地进行。

相关部门传来消息,目前,全国医疗卫生部门,解放军各大医院组成的医疗队伍正火速赶往这里。

[田虹关掉电视机

[电话铃声

田虹:喂(有些紧张)老高,哎呀!你怎么才回电话啊。

兰兰呢?她在哪儿?今天是我们兰兰的生日,你老是关着手机,兰兰也联系不上,我给她们总医院打电话,院长都开会去了。

老高,到底出啥事了?(吃惊)什么,今夜零点,兰兰要随医疗队出发。

唉!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部队会有行动。

老高,你出面找一下总医院,把兰兰留下,我上。

老高,我是30多年的外科大夫,参加过唐山大地震救援工作。

我现在退休还不到三个月,比兰兰强多了,老高……(意外)什么?这次零点行动由你带队。

好, 你不好出面,我和医院联系……

[田虹拨通了医院的电话

田虹:喂,杨院长吗,我是田虹,我这个老兵要归队了。

入川医疗队我算一个,不用报告了,你让兰兰留守医院,我补上去。

我知道,医疗队零点行动,是我们老高带队。

杨院长,这次救援不比往常,我们应该组织精兵强将啊。

哎呀!兰兰算什么外科专家,她那两下子我知道,她没有战地救护经验。

紧急情况她处理不了。

好,就这么定了。

[田虹的女儿兰兰突然赶回家里。

兰兰:妈妈, 妈妈!

田虹:(兴奋、惊异)兰兰,你……回来了?

兰兰:回来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妈,你连这个都忘了?(发 现)哎呀,这么大的蛋糕,哎呀妈妈,你没忘,没忘!来,老 妈,让我抱抱你(抱住妈妈转一圈),亲一下,哈哈。

田虹:好了,好了,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没大没 小。

兰兰:妈,我今天兴奋……妈,我今天有件事要对您说。

(兰兰发现了妈妈手中的连心锁,不由一愣,在心中埋藏了三十多年的疑问突然涌来)妈,您又看这把连心锁了

田虹:三十多年了……

兰兰:是啊,三十多个年头。

妈,就这么一把小锁,您就象保护生命一样保护着它。

妈,这连心锁肯定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吧,我的老妈,今天你就把连心锁的故事讲给我听听吧。

田虹:有什么故事,你小的时候图个吉利,就买了这把连心锁,没啥好讲的。

兰兰:就这么简单?

田虹:就这么简单,别胡思乱想了。

兰兰,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把这把连心锁送给你,作为生日礼物。

兰兰:真的,妈妈,你真好。

妈,今天零点我就带着这把锁出发。

田虹:兰兰。

兰兰:妈,我是来向您辞行的。

再过两个小时,我将和医疗队直飞四川灾区。

田虹:兰兰,你的行动取消了。

你在家里好好呆着,今夜零点妈随医疗队出发。

兰兰:(大惊)什么。

妈妈,您搞什么名堂!

田虹:这是医院的决定。

谁也没有办法。

兰兰:(拿起电话)我找杨院长。

田虹:(切断电话)别找了。

留守医院也是工作。

兰兰:妈——

田虹:这是组织决定。

兰兰:不对!妈,是您!一定是您搞的。

田虹:别吵了。

没用的,服从组织安排,一会儿医院会通知你的。

兰兰:妈!

〔正当母女俩争夺电话的时候,爸爸回来了

兰兰:爸爸。

老高:兰兰。

兰兰:爸爸,(又气又急,落泪)妈妈,妈妈她!

老高:兰兰,爸爸都知道了。

田虹,我们兰兰是医学博士,外科专家,这次零点行动,她第一个报名,我看……

田虹:不行。

老高:田虹。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四川前线需要兰兰这样的专家,田虹,我们的医学博士这时候不上啥时候上啊。

兰兰:就是嘛,汶川前线,十万火急,我是一个军人,这个时候能当逃兵吗。

听爸爸的。

田虹:不行。

你们爷儿俩别瞎起哄,我说不行就不行

兰兰: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呀!

田虹:兰兰,这不是一支普通的医疗队,两个小时以后,部队要进入一个特殊的战场。

那儿是山区,山体滑坡,余震不断。

兰兰,妈妈是个老兵,经验比你丰富,技术比你过硬……

兰兰:妈妈,别说了……(平缓地)妈妈,我知道您的脾气,您疼我,爱我。

在我报名的时候,我就想过如何才能闯过妈妈这一关。

妈,说句心里话,我原来就没打算回来跟您来告别。

可是我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您一个人守着蜡烛等着我回家。

妈妈,我是您的女儿,可是我也是一名军人啊。

田虹:兰兰,我们是一家人,你去我去不都一样吗?抗震救灾我们没有退缩,我们对得起组织,对得起军人这个称号。

兰兰:妈妈,这次零点行动有那么多姐妹,有的年龄还不到20岁,可是他们没有这样的家庭,没有当外科医生的妈妈,她们怎么办?谁来替她们呢?妈妈,您就让女儿去吧,妈妈,兰兰求您了。

田虹:兰兰,别说了。

今天,妈妈不会放你走的。

兰兰:妈——妈妈!

田虹:妈妈已经下定了决心,犯错误就这一回了。

老高:田虹。

田虹:你别管!今天你们谁说也没有用!

兰兰:妈,你不讲道理,你自私!

田虹:妈妈天性自私,谁也没有办法。

兰兰:妈!你!(片刻)妈妈。

对不起了,再见。

田虹:站住!

〔田虹“砰”一声关上了门,落锁的声音

老高:田虹。

兰兰:妈妈!你这样做还象个军人吗?妈妈,兰兰从小就敬佩您,崇拜您。

当我看到您在全军劳模会上发言的时候,我为您骄傲;当我看到您戴着军功章走下领奖台的时候,我为您自豪。

我现在明白了,那不是真的,你那是做给人看的。

什么优秀共产党员,什么三八红旗手,假的,统统都是假的!

老高:兰兰,怎么能这样对你妈妈说话!她是你妈妈!

兰兰:是啊,她是我妈妈,可是,救灾前线最需要的时候,当我和我的战友就要奔赴战场的时候,她把这扇门关上了。

她心里只有这个家,只有她的女儿,只有这把小小的连心锁。

老高:兰兰,你给我住嘴。

兰兰:我就说,(哭泣)什么生日礼物,什么连心锁,不值钱!还给你!还给你的连心锁,还你,统统的都还给你!

〔兰兰把连心锁狠狠地摔在地上

〔老高怒不可遏,大声斥责

老高:(严厉地)兰兰!你大胆!你放肆!你敢摔这把锁?你知道这把锁的来历吗?你知道你妈妈的辛苦吗?没有你妈妈,就没有咱这个家!没有你妈妈,就没有你这个没娘的孩子!

田虹:老高,你!

兰兰:爸爸,你说什么?没娘的孩子?爸爸!

田虹:兰兰,你爸爸他气糊涂了,他是胡说八道。

老高:不。

今天是兰兰的生日,我看该把实情告诉她了。

田虹:不。

老高:好!你不说我说。

〔田虹伤心的哭泣

田虹:老高,还是我说吧。

兰兰,妈妈的优秀共产党员是真的,三八红旗手也是真的,只有妈妈是假的。

兰兰:妈妈……

田虹:孩子,32年前,和今天一样,我们的国家降临了一场天大的灾难,唐山大地震发生了……当时,我被紧急抽调到部队组织的特别医疗队,赶赴唐山救灾。

我们的组长是一位野战医院的护士长,她叫江兰……

〔田虹诉说中,天幕出现唐山大地震现场

〔 呼喊声、病人呻吟声、砖瓦石块落地声、汽车喇叭声、挖掘机轰鸣声、凌乱的 脚步声、救护车汽笛声混在一起

江兰:田虹,田虹。

快把绷带给我,快,扔过来。

小伙子,把这个病人抬上车。

田虹:护士长,你两天没合眼了。

你休息一会儿吧,让我来。

江兰:我还行,那个孩子的腿可能断了,你去固定一下。

田虹:是。

[孩子的哭声,房屋倒塌声

江兰:那个房子里还有人。

田虹,你在这儿守着,我进去看看。

田虹:护士长,那房子塌了一半了,危险。

护士长!

江兰:田虹,别过来,站远点儿,田虹。

田虹:护士长,要进咱俩一块儿进去。

江兰:田虹,向后转,快!有余震!快走———你走啊——

[一声巨响,危房在强烈的余震中倒了下来。

在浓烈的烟雾中,田虹被一只有力的手推出了好远。

这位年轻的护士长却被混凝土块砸倒在地上。

田虹:护士长!护士长,——来人啊,快来人啊——快点!快点! 护士长!房子塌了。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快把石头搬开!”“使劲——”“一、二、三……”

“快!”喊声杂乱,巨石滚动的声音

内伤严重的江兰气喘吁吁

田虹:护士长,护士长,护士长——

[众人呼唤

江兰:(醒过来)我……我这是在哪儿啊,

田虹:护士长,护士长,我是小田。

江兰:哦,是田虹。

田虹,我……我觉得很不好……我恐怕是回不去了……

田虹:不,护士长。

江兰:(吃力地掏出连心锁)田虹,这一把连心锁,我打算孩子一百天的时候送给她。

唉——我怕是永远的留在这儿了。

田虹,请你把连心锁送给我的孩子。

田虹:护士长,你不会有事的。

护士长!

江兰:给,你按着这个地址和部队番号去找一个高……高副营长,他是我的丈夫。

请你告诉他,就说我没有安全的回到他的身边,我对不起他,对不起孩子……

田虹:护士长——

江兰:田虹,(声音微弱地)我……感……感谢你。

田虹:护士长,护士长,护士长——

〔 兰兰哭泣声

兰兰:妈妈,那个护士长是谁?

田虹:她就是你的妈妈,32年前,我带着这把连心锁找到了你的爸爸。

爸爸见到你妈妈的遗物,几乎垮了。

我从他怀里接过不到一百天的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面对一个失去妻子的年轻军人,我实在也拿不出什麽好办法来安抚他。

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大胆地决定,抱着你披上婚纱,和你的爸爸举行了一个特殊的婚礼,从此我们这个特殊的军人家庭就这样诞生了。

兰兰:(大哭)妈妈——

[ 音乐起

田虹:兰兰……

老高:孩子,你妈妈以一个军人的胸怀营造了咱们这个温暖的家庭。

兰兰:妈妈,感谢您把连心锁的故事告诉了我,妈妈,原谅女儿的过失吧。

(扑到妈妈怀里,大哭)妈妈——

田虹:孩子。

兰兰:妈妈。

妈妈永远是真的!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妈妈!

田虹:兰兰。

兰兰:妈妈,32年前,我英雄的妈妈面对危险,挺身而出,长眠在唐山的地下,因为她是军人啊!妈妈,目前,汶川地震还不到10个小时。

妈妈,祖国又到了需要军人的时候了!

老高:田虹,叫孩子去吧。

田虹:不行,唐山大地震已经夺去了她母亲的生命,现在汶川前线地形复杂,我不能再叫她的女儿去冒险了。

兰兰:妈妈,我不会有事的,您32年的养育之恩女儿还没报呢。

妈,让我去吧,我会平安回来的。

老高:田虹,前线需要她。

兵贵神速,刻不容缓,时间就是生命。

兰兰:妈妈,集合时间到了。

老高:田虹。

田虹:(沉默片刻)老高,这次任务比32年的唐山大地震还要严峻。

我不放心兰兰。

老高,我有一个请求。

老高:田虹。

田虹:零点行动,我必须在兰兰身旁!

兰兰:妈妈。

田虹:兰兰,带上连心锁,妈妈和你一块上!

老高:好,(为田虹穿上军装)零点行动,咱们全家三口一块入川。

兰兰:妈妈——

把这个自己再改一改就可以了!

微信零钱提现到欠款银行卡里怎么办?

如果微信零钱提现到欠款银行卡里,银行会把你所欠款给扣掉,如有剩余可以把剩余部分提出来,如果不够那就没办法了,除非到时间银行卡给注销不用了。

在《鬼吹灯之龙岭迷窟》中,胡八一和寡妇杨姐是什么关系?

寡妇杨姐的老公是名军人,是与胡八一同时参军的战友喜儿,而且他俩是形影不离的哥儿们,就在一次越战的战役中,面对敌人机抢的扫射,喜儿替胡八一挡下了一颗致命的子弹,让胡八一心中永远地留下了遗憾了和愧疚。

军人出身,胡八一为什么要盗墓?在小说《鬼吹灯》第一部中,他盗墓是为了资助那些曾经和自己一起奋战而牺牲战友的遗孀,自己也提到精绝古城就洗手不干了。

这次也是想去买东西才去的陕西,没想到却别人骗了,为了救金爷,才误入龙岭迷窟。

在第二集的时候,两个全新的人物出现了,在潘家园住处不远,胡八一竟然偷偷地在接济一对单亲母女,显得十分的大方,一出手就是好几十块。

母女俩以开早餐铺为生,按理来说,八十年代能做小生意的,也不会缺什么钱花,但从她们的穿着神态来看,妈妈的颜值还不错,可似乎总是心事重重,这对母女应该过的并不太好。

寡妇杨姐与胡八一究竟是什么关系?在剧中,我们从欺负小女孩的那些同学唱的歌当中就可以听出这对母女的一些传说,可以肯定这位慈祥的母亲是比特有点姿色的寡妇,那她的老公是谁,是怎么死的呢?

原来寡妇杨姐的老公是名军人,是与胡八一同时参军的战友喜儿,而且他俩是形影不离的哥儿们,就在一次越战的战役中,面对敌人机抢的扫射,喜儿替胡八一挡下了一颗致命的子弹,让胡八一心中永远地留下了遗憾了和愧疚。

从此以后,胡八一就发誓要照顾包括喜子在内所有牺牲战友们的家属和遗孤,这才有了他偷偷送钱的场面,因为为了要照他们,他必须要赚足够的钱,所以为了钱,他必须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探古墓找古董换钱,这次马上又要与王胖子到陕西去了,所以他才特意来送钱来偷偷地看望杨姐!